富贵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手机号码,快捷登录

查看: 40|回复: 0

[杂谈] 馋酒惹大祸(新传说)

[复制链接]

322

主题

1514

帖子

2480

积分

版主

UID
7740
金币
0
威望
0
贡献
-6562
宣传
0
买家
0
卖家
0
注册时间
2017-11-28
最后登录
2023-1-18

优秀会员勋章管理团队勋章豪气冲天勋章实名认证勋章

发表于 2023-1-18 18:1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   馋酒惹大祸(新传说)-1.jpg

  早些时候,有个人叫李老三,他好吃懒做,每天每顿都必须有酒。这喝酒还不能干喝,需要下酒菜,而且这下酒菜还得见荤。酒拿自家的粮食酿,下酒菜有自家养的鸡鸭,但天天杀鸡、杀鸭,谁家也撑不住,李老三只好将就,用鸡蛋、鸭蛋充荤菜。

  这一年,李老三家就剩下一只老母鸡了。这只老母鸡之所以能幸免,是因为它能下蛋,每天一个,有时还是双黄蛋。妻子翠花说:“这只鸡得留着,这样你至少还有鸡蛋下酒。”

  李老三点头称是,可鸡蛋毕竟比不上肉,没到半个月,李老三馋得看见老母鸡就咽口水了。这天,李老三见翠花外出劳作,便拧断了那只老母鸡的脖子,做了好几盘菜,美美地吃上了一顿。

  翠花从田地里劳作回来,就见李老三趴在桌子上睡得正酣,嘴里满是酒气,鸡骨头扔了一地。翠花连忙跑到鸡笼边查看,哪里还有老母鸡?李老三被吵醒了,嘴边流着口水,傻傻地看着翠花。翠花却不发飙,只是冷笑。

  后来,李老三才知道翠花那冷笑是什么意思:他再也没有下酒菜了。以前还可以拿鸡蛋将就着下酒,现在老母鸡被他吃了,没鸡下蛋,那酒就喝不下去了。可要是一顿没酒,日子还咋过呀?李老三苦熬了几天,就再也熬不住了。

  这晚,李老三摸出一坛自酿老酒,放在桌子上唉声叹气。翠花不理他,吃完饭便进屋了。

  一会儿,李老三放下酒坛,到外面踱步,慢慢转出了村子,在夜色里一个劲儿地往前走。走了一个多小时,来到一个山脚下,这儿有个村庄,晚上特别安静。

  李老三蹑手蹑脚地走进村庄,来到一个农户家,探头一看,院落里有个鸡笼。李老三大喜,见四周没人,便踩着一根树枝攀上院墙,跃身进了院落。鸡笼里有一只公鸡和一只母鸡,都蜷缩着脖子睡觉呢。李老三看准了公鸡,伸手卡住它的脖子,公鸡张着嘴,翻眼,蹬腿,一会儿就没气了。李老三轻而易举地得到一只大公鸡,心里美得不行,赶紧将公鸡藏进外套里。

  接着,李老三伸手去逮那只母鸡,他想带回去下蛋孵小鸡。因为不想弄死母鸡,逮鸡的手法就有所差别,结果给了母鸡逃生的机会。只见母鸡一缩脖子,李老三伸出的手落了空,手背还被母鸡啄了个血窟窿。李老三痛得连连甩手,那母鸡扑棱着翅膀,“咯咯咯”地叫起来,声响划破夜空。

  李老三吓坏了,撇下母鸡,准备翻过院墙开溜。这时,那屋里的灯亮了,随即响起一个男人的喊声:“谁?”这声音十分凌厉,听上去人马上就要冲出来了。李老三急中生智,假装惊道:“我的小心肝,你不是说你男人不在屋里吗?”

  李老三为什么这么说呢?他合计着这么一叫,那个男人一定会发蒙,会先跟屋子里的女人闹起来。哪个男人能忍得了野汉子上门约他婆娘?这叫转移视线,把水搅浑,他好有时间翻墙头逃出去。

  谁知屋里并没有闹起来,只听到那男人“啊”了两声,接着门就开了。男人手执铁锹走了出来,却是一副怯懦的样子。他手里举着铁锹,慢慢往鸡笼靠近。有了这工夫,李老三纵身跃上墙头,没命地跑。他这么仓皇逃命,那男人也来了胆子,大吼一声“往哪儿跑”,举着铁锹紧追上来。

  李老三甩开腿,跑起来如风一般,转眼就将那男人甩在后面。李老三逃出村口,面前是一片树林,他一头钻进去,彻底将男人甩掉了。等李老三穿过树林,已经累得气喘吁吁。这时他闻到一股酒香,这荒山野岭的,怎么会有酒香?

  李老三循着酒香找过去,发现一座新坟,坟前摆了酒、肉、水果等祭品。李老三本就饿了,又加上很久没吃肉,哪还抵得住诱惑?他也不管坟墓和祭品有什么禁忌了,坐在地上,一口酒一口肉地吃喝起来,很快就将祭品一扫而光。李老三正心满意足,背后突然挨了一闷棍,一头栽倒在地。

  来的正是刚才那个男人!他一看到李老三,就给了李老三一家伙。见李老三栽倒在地,男人就在坟堆里捡了个瓦罐,从山溪里舀了水,泼在李老三头上。李老三惊醒了,斥问道:“谁泼我冷水?谁打我一闷棍?”

  男人说:“是我,胡老大!你跑到我家约我亡妻,又跑到这儿吃喝她的祭品,你到底是人是鬼?”

  原来那男人叫胡老大,妻子刚死不久。胡老大的妻子跟别的女人不同,十分彪悍,特别喜欢喝一口,前几天因为酒喝多了,一个踉跄,一头撞在石头上,当场气绝身亡。胡老大将妻子安葬,因为心疼妻子,特地将酒肉作为祭品,一连摆了好些天,不想被李老三吃喝个精光。

  刚才胡老大跟丢了李老三,又对妻子是否与李老三有染耿耿于怀,便来到妻子的坟前打算质问。谁知正好看见李老三在妻子的坟前吃喝,这下他不得不相信,妻子肯定与李老三有什么瓜葛。

  此刻,不少村民闻声赶过来,胡老大便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。大家听了,都对李老三怒目相向,却又有点害怕。直到李老三哀求放他一马,胡老大和村民才相信李老三是人不是鬼。没等他们搭话,一个女人的尖叫声响起:“等等!”李老三扭头一看,正是他的妻子翠花。

  翠花浑身脏兮兮的,一脸疲惫。她上前指着李老三说:“你晚上跑出来,我不放心,特地跟着。你跑得倒挺快的,我正愁跟丟了呢,听到一群人吵吵嚷嚷的,循声找过来,没想到是你!听刚才这位大哥说,你与他亡妻有瓜葛,难道她死了,你还来找她吗?”

  李老三一听这话,傻眼了。再一看胡老大,只见他怒目圆睁,拳头捏得“咯吱咯吱”响。李老三见收不了场,只好从衣服里摸出那只死公鸡,垂头丧气地说:“你们别误会,我真的就是个偷鸡的……”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手机版|小黑屋|富贵论坛 ( 琼ICP备2022019866号-1 )

GMT+8, 2023-2-7 12:06 , Processed in 0.198470 second(s), 4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1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